竹是空心的**人心是空的
總之在17年高考完之前不會回來啦,然後現在有了好多新的腦洞,等我回來慢慢更w

嗯懶癌的我準備發些別的來提升一下存在感

最後一張治療頸椎病的

總之都是臨摹

好久不畫描線手抖……

【未预告背叛】Fragment-3※陌生的——


*ooc,私设严重, 没有大纲没有草稿, 想到什么写什么,大致方向是欢乐向本丸黑化的故事。

*之前没写过小说,写文的这位只擅长议论文。突发奇想写这个也是想换个风格全面发展(?)主要还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脑洞。

*前期施工较粗糙。请注意避雷。不喜请关闭窗口。

*不定期更新不定期更新不定期更新

*以上没问题请慢用

——————————————————————

醒来时自己正仰面躺在床铺上,陌生的环境令人不安。周围静悄悄的,却不是在医院。古朴的木制结构房间,低矮的吊顶,包括轻微扭头就能望见的窗边茶几上正摆着的几个人偶,一切一切都显示了这个地方不是那个自己存在了十几年的地方。

门悄悄地被来...

碎碎念……

偶然间被爹给发现玩手机了( מּ,_מּ)后果自然是……手机的ip地址和mac地址被列入路由器黑名单了……或者是用的白名单只留他们自己的设备的地址……不说了我要去破路由器登录密码了……

总之这段时间停更,但是还会码字。之后找放假时间一起用电脑放出来。养肥了再看更过瘾。虽然文笔也是渣,自己怎么喜欢怎么来的那种……估计大家可能认为没什么看头⊙_⊙

就这么多。我爱你们😘

【未预告背叛】Fragment-2.2※现世?过去?

*ooc,私设严重,不喜误喷。

*不定期更新不定期更新不定期更新

*以上没问题请慢用

——————————————————————————

……周身被黑暗包裹着……没有出口……纷乱的杂音……四面八方都有……不能思考了……好难受……好难受……

……谁来救救我……

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空间无尽得延展着,单一的黑色助长着心底的一丝不安和恐惧。胸口闷着的一口气无处发泄,感官也麻木没有反应——除了听觉。唯有无法回避的噪音不断回荡在耳边,告诉自己还没有离开这个世界。即便如此,这种证明也显得有些苍白无力。没人知道死亡的感觉是否就是现在叶箜所遭受的一切。

「大将?大将!您还好吗?可以听见我说...

【未预告背叛】Fragment-2.1※现世?过去?

*婶婶有名字(起名废勿喷)

*2.1现世生活介绍。

*这章比较无聊(看个人喜好)

*听说过冰雪奇缘么?这里是刀剑奇缘

*关于游戏:这个婶婶之前就有玩,不过因为学业太重,弃了很久。这次下定决心要改造本丸了~

*我也不造该说啥,总之这是个欢乐向本丸黑化的故事,ooc,私设严重,不喜误喷。

*不定期更新不定期更新不定期更新

*以上没问题请慢用

————————————————

今天依旧是毫无特色默默无闻得地过去了。

这么想着,叶箜将视线从空中的某一点上拉了回来,麻利得收拾着摊着书本的课桌。

她最近过得很不高兴。

烦人的事情太多。想要专心做些什么却完全不能将全部精力放在那上面。...

【未预告背叛】Fragment-1※五虎退

在五虎退看来,那个女孩子是个很特别的存在。

虽然不是超越神一般的存在,但他仍然很崇拜。

刚来本丸时,这里很冷清。除了看起来比他个头大了不老少的山姥切和同族兄长薬研,外加他今后所要侍奉的主,不过四人而已。

自知性子有些怯懦,遇到此情此景,即便少言寡语,看起来却毫不违和。于是接连几日都不曾踏出房间半步,中途只有薬研过来看过他,却依然没能把他从屋里拖出来。

直到某天清晨醒来,五虎退惊恐得发现小老虎都不见了,匆忙穿衣外出寻找,拉开门正欲向外冲时,和自家主人撞了个满怀,两人才算真正得交谈了一次。

“主、主人、我——”

五虎退紧张到说不出话,心里又惦记着五只小老虎去了哪里,瘪瘪嘴正欲哭,一只手...

接下来要写的文————————

关于刀男和婶婶的故事

#这是一个欢乐向本丸黑化的故事#

#是个坑#

#不定期更新不定期更新不定期更新#

#脑洞质量不好会反复修改的⊙ω⊙所以可能有彩蛋(?)#

#从不打草稿,会搞分支剧情也说不定(?)这种事等懒癌好了再说吧#

#也许因为个人脑补能力太强大而导致语言表达退化继而使看文的你也许不理解咱写的意思(?)总之别打我#

# 多视角叙述,一三人称混用,一人称会换不同的人讲故事⊙▽⊙因为是随性写所以不要好奇结局是什么啦(´-ω-`)其实我也很好奇最后会成什么样子⊙ω⊙#

#玩带入也是可以的(?)#

#偷偷告诉你们一个小秘密,其实用手机看会感觉字数多一点(*´...

【未预告背叛】Fragment-0※前戏

我已经很久没有离开过本丸了。

自从那一天起偶然穿越,这里俨然成了唯一的秘密花园,自现世隐匿行踪,栖于此处,独享清静。

其实说本丸也太牵强,不过是另在院中建了心仪的住所。林深隐秘,像我这种对于政府并没有实际存在意义的『审神者』,不控制建造违章建筑的行动也罢。毕竟我也不是喜欢热闹的人,也不会掀起什么波澜。

但本丸里的配套设施齐全,还是会经常回去。

闲来无事便常去锻造所。看着灌注心血的成品一一现出真身,其实也挺有成就感的。

也就渐渐习惯周围那些聒噪的存在。

清静也随之消逝。

我仍旧独处,将他们不断派去远征,以满足我对于锻冶的执念。

无所谓多少,但重复的存在,一定会让他派上用场。

胆...

©  | Powered by LOFTER